• 黄裕生:论华夏文化的本原性及其普遍主义精神搜码网88569

  • 发布日期:2019-11-06 02:03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对“绝对者”的觉悟与对普遍性原则的自觉、自任是一种文化成为本原性文化的标志性事件。 殷商对“上帝”的崇而不祭,表明殷人所崇拜的“上帝”已超越了自然神而为一至高神;周人的“天”则 进一步纯粹化为“无亲”而“与善人”的公义之天。诸子之“人文思想”的兴起不仅不是削弱殷、周对“绝对者”的这种觉悟与确信;相反,实乃加持了这种突破性的宗教信仰。孔子仁学的确立与仁爱法则的发 现,则完成了对“绝对者”的信仰与对普遍性原则的自觉之间的贯通,从此把华夏民族带上了担当普遍性 原则的“世界史”之路。本原文化民族之间的相遇是普遍性升级的必经之路。搜码网88569。?关键词 本原文化 华夏文化 绝对者 普遍性

  作为一个文化实体,中国历经了至少逾 3000 年的历 史。在这 3000 多年里,不仅在社会治理、文化教育、思 想理念、经济生活、技术发明等诸多领域取得了伟大成 就,一直居于世界同时代的领先地位,而且驯服并教化了 在它历史上出现过的几乎所有的强力实体,经受住了一系 列不幸与苦难的重压。即便在遭受“三千年未有之大变 局”的近代,作为政治实体的中国可谓风雨飘摇,一败再 败,但是作为文化实体的中国却仍坚信能走出这从未有过 的困境,仍以坚定的决心追寻着走出危机的希望,并且仍 渴望着承担世界的未来。

  在历史上,在如此久远的岁月里,具有穿越种种苦难 与强权重压之力量的文化民族,除犹太与华夏外,大概还 有印度与希腊。而他们之所以能够持久地经受苦难的重压 而保持自我同一性,在根本上不在其物质文明,不在于其 疆域或任何其他东西,而只在于他们所开创与承担的文 化乃是一种本原的文化:一种觉悟“绝对”而与“绝对” 共在的文化;一种觉悟普遍性而自觉承担普遍性使命的 文化。

  实际上,“世界史”就开始于本原文化的出现,并由 上面提到的四大本原文化奠定了基轴。虽然世界上有很多 民族、很多文化,但是,并非所有民族都能有幸作为本原 民族出现,因为并非所有民族都创造出了本原文化。所 以,每个民族作为复数的个体组成的群体,并非所有自称“我们”的群体都可以成为他人的异在者。严格说来,唯 有这类群体作为各自的“我们”,才真正能够相互成为异 在者:在这类群体中,出现了能够打开并维护一种超越性 视野的伟大心灵,通过这种超越性视野,这个群体能洞见 并感受到自己生活于其中的世界是一个有绝对他者的世 界,因而自己的生活是有绝对性的存在。更准确地说,只 有能系统而深切地觉悟到哲学意义上的绝对本原(“始 基”)而能与此本原共在的“我们”,才真正能互为异在者 而构成“我们”与“你们”的关系。所有的民族都会有来 源意识而有本原信仰,比如图腾崇拜,但并非所有本原信 仰都达到了本原本身。真正的本原必定是“绝对的一”, 否则,它就不可能是本原本身。所以,本原者,必定是一 绝对者。它是绝对的一:它包含一切“多”于自身却又超 越于一切“多”之上。

  对于未能打开超越性视野的民族或个人来说,在根 本上意味着未能打开本原的时间,而只停留在非本原的 时间里。我们这种存在者首先且通常就存在于非本原的 时间之中,因为我们首先与通常也是生物性的存在者, 因而不得不与功能性事物、有限性事物或部分性事物打 交道。所以,我们的存在首先且通常是以与功能性事 物、部分性事物打交道的存在活动“到时”的:现在是 出猎之机,因为野兽现身了;现在是采集之时,因为野 果成熟了;昨夜秋风起,今日云天高??这种时间之所 以是非本原的时间,因为在这种时间里,或者说在这种 时间的到时中,我们能发现与遇见的都是有限物或部分 物,而不是绝对的本原;同时,我们自己也只是作为各种角色出现,而不是作为完整的本相自身存在。也就是 说,在这种时间里,既没有真正的本原,也没有本真的 自身。

  与非本原时间的过去、现在与未来可以相互分割不 同,本原时间是一种把过去、现在与未来作为不可分割的 可能性整体包含在自身之中的整体时间。在这种本原时间 里,过去、现在与未来都是作为可能性而存在,或者说, 它把过去、现在与未来作为可能性包含在自身之中。这种 本原时间不仅是我们这种特殊存在者的存在方式,而且直 接就是我们这种存在者的存在。我们作为这种包含着过 去、现在与未来的一切可能性于自身之中的本原时间存 在,才发现或觉悟到这个世界有“绝对者”在,有一个包 含一切可能性事物于自身之中的“整体者”在,而竟然不 仅仅有众多的有限物,不仅仅有诸多变幻不定的功能物与 部分物。简单说,我们只有在作为“整体”的时间中,才 撞见了作为绝对的“整体者”,尽管我们可能对此撞见的 前提一无所觉。因为绝对的整体者必定是包含着过去、现 在与未来的一切可能性于自身之中,因此我们只有打开整 体的本原时间而置身于这种包含着过去、现在与未来于自 身的可能性整体之中,才能跳出各种有限的部分性事物而 遇见作为绝对的整体者。

  在这里,打开本原时间,就是打开一个把过去、现在 与未来作为可能性包含在自身之中的超越性视野。这种视 野之所以为一种超越性视野,就在于它是一种整体性的视 野。打开这种整体性视野,一方面意味着我们存在于可能 性之中而不是一个现成的东西,因而人是可塑造、可教 化、可救赎的;另一方面则意味着我们有了一种整体性的 眼光,开始了努力从整体的角度理解、追问自己与世界的 存在,并因而进入了与“整体”共在的存在。因此,打开 本原时间,既是对非本原时间的突破,也是对有限物、· 香港正版铁算盘东风商用车:智能网。功 能物与部分物的突破。从此,人类才开始从一个“整体” 来理解、审视与引导自己的生活。

  世界史就开始于这种由非本原时间进入本原时间的突 破。因为只是这种突破,才意味着开始把人类带进自觉地 从“绝对整体”来理解、审视、看待自己的生活,也即从 作为“可能性”被包含在“绝对整体”中的“过去”“现 在”与“未来”来理解、看待自己的存在。从此,人类的 不同才是基于一个“整体”的不同,基于一个“大同”的 不同,因而是一种“普遍的”不同,“普遍的”差异,而 不再是基于眼下偶然事物(环境、天气、习性等)的“偶 然的”不同。人类因此进入了普遍性的历程而进入了“世 界”的历史。

  如果没有对这种作为整体的绝对者的深切觉悟,也 就不会有真正的“我们”。因为没有对绝对者的深切觉 悟,也就不可能通过与那个既超越一切利益,也超越一 切苦难与幸福的绝对者共在,来获得真正的团结与伟大的力量。什么样的团结才是真正的团结?能够经受住直 逼人性边缘的苦难重压的团结。什么样的力量是伟大的 力量?能够穿越使一切希望变得黯淡的时艰与变局的力 量。没有这种基于与绝对者共在的团结与力量,都不过 是些乌合之众,最终都将失去“我们”的身份而消失在 真正的“我们”之中。因为任何一种没有以与绝对者共 在为基础的团结都是临时的,哪怕有血缘之亲,也都随 时面临解体与离散而经受不起苦难的重压,经受不起幸 福的侵蚀。

  就绝对的一即是绝对的源头而言,真正的“我们”实 乃绝对本原的守护者与承担者,因此,“我们”展开的历 史才是有所守护、有所担当而有道统的历史。借此道统,“我们”的历史不仅保持着自我同一性,而且具有了世界 史意义。这样的“我们”在哲学上才被称为“本原民 族”,也才可以被称为本原民族,“我们”的文化才成为 本原文化。